64支参赛队有23队未出炉德国杯抽完签还一头雾水

这可能是史上最奇怪的一次德国杯抽签。在还有大约1/3参赛队尚未出炉的情况下,2020/21赛季德国杯首轮抽签便已完成。于是32场比赛里面,只有纽伦堡对莱比锡RB、韦恩-威斯巴登对海登海姆、不伦瑞克对柏林赫塔、杜伊斯堡对多特蒙德、德累斯顿迪纳摩对汉堡、维尔茨堡踢球者对汉诺威96、因戈尔施塔特对杜塞尔多夫、卡尔斯鲁厄对柏林联盟以及马格德堡对达姆施塔特等9场明确了对阵双方,其余23场均是主队未知,包括卫冕冠军拜仁慕尼黑的对手。

德国杯64支参赛队组成较为复杂,除了德甲和德乙总共36队自动入围,还有上赛季的德丙前4名(由于职业俱乐部二队没有参赛资格,原本属于德丙冠军拜仁二队的参赛权由德丙第5名杜伊斯堡接收),剩余24个名额归属21个地方足协的杯赛冠军(德甲和德乙球队不参与),多出的3个名额由注册俱乐部最多的巴伐利亚、下萨克森与威斯特法伦足协各得1席——下萨克森足协杯从2018/19赛季开始一分为二,德丙与地区联赛俱乐部争夺一个冠军,第5级别的高级联赛俱乐部与4个城区杯赛冠军则争夺另一个冠军(业余),因此2个名额就分别归属于这2个冠军;巴伐利亚足协的第2个参赛席位归属于地区联赛巴伐利亚赛区排名第1的俱乐部;威斯特法伦足协的第2个参赛席位则属于高级联赛威斯特法伦赛区冠军与地区联赛西区排名最高的威斯特法伦球队之间的胜者。

21个地方足协杯的决赛原定于5月23日统一举行,称为“业余决战日”。但受到疫情影响,业余联赛3月中旬全面停摆,随后纷纷腰斩,而杯赛由于普遍都已进入八强或四强阶段,剩余比赛并不多,因此各地方足协都希望可以在8月完成补赛,尽可能通过竞技方式把德国杯入场券分配出去。唯一例外的是萨克森-安哈尔特足协,他们的足协杯原本已经打到半决赛,但7月中决定腰斩,萨安足协将德国杯门票交给了四强中联赛级别最高的马格德堡(德丙)。这也是为什么目前已有41支德国杯参赛队确定下来,而不是40队。

上赛季德丙第3名不伦瑞克在日前宣布退出下萨克森足协杯,从让而半决赛对手哈费尔泽自动晋级决赛。不伦瑞克给出的理由是他们已经升入德乙,因此球队如今已是德乙的人员配置,出于公平竞赛的理由不该继续参加只能由德丙或以下级别业余球队参与的杯赛。这番解释听上去冠冕堂皇,下萨克森足协也只能接受,但很多人都质疑不伦瑞克不过是不想在这种已经没有什么意义的比赛上浪费精力。

新的“业余决战日”定于8月22日。按照德国足协的解释,之所以要在7月下旬就完成德国杯首轮抽签,而不是等一个月后全部参赛队出炉后再抽,目的是让可能要参赛的业余俱乐部提前做好各自主场的卫生防疫工作,“所有可能参加德国杯首轮的业余俱乐部都要在8月中旬上报主场。”目前有大约90家俱乐部去争夺剩余的23个参赛席位,他们必须提前做好准备。

如今的最大问题在于,尽管各地方足协杯的新赛程已经排了出来,并以8月22日踢决赛为目标,但各地的防疫规定不同,计划中的比赛未必真的可以举行。例如在汉堡,目前的规定是有身体接触的运动最多只允许10人参与。在萨尔兰州,这个上限是25人,而且还包括了教练和裁判。换言之,以目前的规定,萨尔兰足协杯就算可以踢,德甲也只能是11打11,加上3个裁判,教练无法到场,也不能安排替补,这就很尴尬了。目前俱乐部代表仍在与各地政府协商,希望可以在地方足协杯举行时得到豁免,或把参与人数上限提高到一个合理的数字。一旦谈不拢而导致比赛无法复办,那么像萨克森-安哈尔特足协那样腰斩赛事并推举参赛队就成为了唯一办法。

此外还有一个特殊案例。如前文所述,巴伐利亚足协有2个名额,其中1个是属于地区联赛巴伐利亚赛区排名第1的球队。由于联赛腰斩而无法完赛,而腰斩前排名第1的慕尼黑土耳其力量升上德丙,按规定不再出现在地区联赛巴伐利亚赛区的积分榜上,于是施韦因富特就自动晋升为第1。理论上,巴伐利亚足协的第2张入场券就会交给施韦因富特而不是慕尼黑土耳其力量。尽管施韦因富特的参赛资格尚未最终确认,但相信在9月初德国杯注册截止前不会有什么变化了。换言之,沙尔克04的对手应该就是施韦因富特。

当然,绝大多数德甲球迷并不关心剩余的23个参赛席位如何分配,他们只会关心自己支持的俱乐部究竟有可能碰上哪支业余队。例如拜仁的对手究竟会是谁呢?按照抽签结果,拜仁要做客中莱茵足协杯冠军。中莱茵足协杯目前已决出四强,联赛级别最高的是地区联赛西区的亚琛,他们要在半决赛客场对阵第6级联赛球队佩施,而同属第5级别中莱茵联赛的迪伦则与阿诺尔兹魏勒争夺另一张决赛门票。从牌面上来看,亚琛自然是夺冠大热,也是最有可能与拜仁交手的球队。

2013年1月,拜仁曾做客亚琛踢了一场“救济赛”,帮助出现财困的对手,新赛季有可能故地重游。

今年亚军勒沃库森要面对汉堡足协杯冠军,而汉堡足协杯只是打到1/4决赛,究竟哪一队可以脱颖而出目前还是雾里看花。相比之下,德甲亚军多特蒙德与季军莱比锡就不用瞎猜了,他们早早就知道自己的对手分别是杜伊斯堡和纽伦堡。

杜伊斯堡上赛季领跑德丙长达20轮,却因重启后持续低迷而最终跌至第5,痛失升级资格,滞留在德丙。换作是以往,能在德国杯首轮抽到多特蒙德而上演鲁尔区德比,杜伊斯堡肯定会很高兴,因为这会给俱乐部带来一场财政上的大胜。但如今要在空场的情况下面对如此强大的近邻,杜伊斯堡主帅利伯克内希特直言:“这样一个签,在很可能继续要空场或者只能有小部分球迷入场的条件下,根本就毫无意义。”

杜伊斯堡的苦恼,也会出现在其他更低级别的业余俱乐部身上。大部分小球会参加德国杯的首要目的并非晋级或创造竞技奇迹,而是希望抽到拜仁或者多特蒙德,然后一夜暴富——踢一场就足以赚到支持俱乐部运营一个赛季甚至好几年的门票与转播收入。如今受到疫情影响,业余俱乐部承办足协杯最多只能收获一笔转播费,而无法获得比赛日收益,而且承办如此一场高规格的比赛还要花费不少成本,分分钟得不偿失。

德国杯首轮定于9月11日到14日进行,为德国职业足球的2020/21赛季拉开大幕。一周之后,德甲、德乙和德丙才会开打。不过由于拜仁和莱比锡还要参加8月重启的欧冠淘汰赛,勒沃库森、沃尔夫斯堡与法兰克福则要踢欧联杯淘汰赛,这5队一旦打到赛事较后阶段甚至是闯入决赛(欧冠决赛8月23日、欧联杯决赛8月21日),那么他们的德国杯首轮,甚至包括联赛开局比赛大概率都要相应延后。按照拜仁此前所提出的要求,两个赛季之间要至少相隔4周,即2周休假加上2周备战。

德国杯不光要为新赛季揭幕,还要为新赛季前半程收官——第二轮定于12月22日与23日,打完就进入短暂的冬歇期。此外,德国杯半决赛的日程目前有两套方案,首选是明年5月1日与2日,不行的线日,那是个周四,而不是周六。总之,新赛季的德国杯肯定是我们中国球迷所看过的未知数最多、最为特殊(奇怪)的一届。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nste.com/,德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